快捷搜索:

男子二手平台卖手机买家却称收到的是模型

  通过二手平台卖手机,对方收货后,却称收到的是模型并申请退款,“我寄出去的是个手机,平台介入调处完成后竟然通过了退款申请。钱倒不多,但我真是太冤了。”

  陆先生在西安一家公司工作,“我3月份在小米商城上买了红米note7Pro,花了1599元,后来又看上了另一款手机,这款手机就闲置了。6月3日,我通过转转二手平台将手机挂出,准备以1300元售卖。6月5日中午,一名顾客联系我说要买手机。”陆先生说,对方自称是河南的中学生,17岁姓李,需要借钱买手机,最终双方约定1200元成交,陆先生包邮。

  6月5日,陆先生通过微信给对方拍了很多手机的照片和视频。订单详情显示,6月6日上午10时46分,李同学下单,5分钟后付款1200元,陆先生下午1时22分发货。在微信聊天记录中可以看到,李同学付款后多次催促发货,并两次提出“可别给我寄模型啊”。

  “我发的是顺丰,本来预约的是下午3点快递员取件,但他1点多就来了。我手机还没清理,在我办公室工位,当着快递员的面清除手机存储内容,把手机壳、手机、充电头、充电线、发票等装进手机盒,交给快递员。”陆先生说,当时有同事在场,快递员收件后拿回去装箱的。

  6月7日晚7时15分,快递物流显示李同学签收。7日、8日、9日,陆先生微信3次询问对方是否收到手机,李同学均未回复。6月11日,李同学在转转上发起申请退款,并称收到的是模型。

  “接下来几天,我多次联系转转平台,买家7日收货,11日才说手机有问题,而且发货前专门提到模型,里面有很多疑点。但平台说买家提供了一个开箱视频,需要我提供发货装箱视频和顺丰提供的手机发货证明。”陆先生说,装箱是顺丰小哥装的,也咨询过顺丰,“顺丰告诉我开不了这样的证明,而且已经签收多日,处理时效已过。”

  6月16日上午11时50分,转转平台客服打电话回复陆先生关于手机的问题。在通话录音中,客服方面称,由于陆先生没有在24小时内发货的装箱视频,故无法对其损失进行赔偿。此外,转转平台称,买家提供了全程开箱验货视频,所以通过了退款申请,但出于用户隐私考虑无法进行视频分享。

  客服人员称,转转方面6月12日、13日先后与顺丰官网及物流网点联系,“物流专员告知我们,联系了收货、发货、送货多名人员均称不知手机真假。物流网点回复我们说,揽件员本人由于时间太久,不记得发出时到底是真的手机还是模型。”

  华商报记者回拨联系陆先生的转转平台电话,电话无法打入。试图通过转转客服电话联系平台,但始终提示电话正在升级中,建议通过平台线上沟通。记者联系在线人在排队。

  记者在平台转转用户处罚条例中看到,该条例适用于买卖双方,但大多是对卖方的限制。其中,欺诈行为中包括虚假发货,无真实物流信息;骗取他人财物;引导脱离转转平台、发送钓鱼网站交易等。

  6月16日,记者来到沣惠南路陆先生的工作地点。陆先生当记者面联系了顺丰快递当日取件员连师傅,连师傅说,可以确认当时陆先生交给他的是一部手机,“对方已经签收了,证明东西收到了,我把手机包装进去了,但没有拍视频照片。对方如果东西没收到,是不会签收的。”连师傅还说,转转平台没有联系过他。

  快递寄到了,那里面的东西会不会被掉包?“(手机)我肯定放进去了,不放进去,对方不见到东西能签收吗?”连师傅说。

  手机是在哪儿装箱的,有没有监控视频?“这个我都忘了,每天要装好多货。有时是回去装,有时车里有包装就直接装了。”连师傅说,这个件跟他没有关系,因为对方已经签收了。

  记者和陆先生又联系了顺丰快递客服热线,查询显示该订单为从西安市寄往周口市的快件,最后更新时间为6月7日19时15分,状态为签收。43068号客服人员说,陆先生此前已经投诉过,是超时反馈,已经告知过陆先生,确实无法理赔。“快件即使没有当面包装,也会带回网点在监控之下打包。只能建议陆先生报警处理,因为核实过了,确实无法辨别责任情况。”

  下午5时许,顺丰一名张姓客服回复,7日签收至今已经过去一个多星期,没办法处理。经过询问,揽件员当时称货物需要拿回去包装,还收了1元包装盒费用,“现场有监控,已经沟通过,可以跟揽件员沟通后一起去看监控,但不能带走,我们所有的货物都得在监控下包装。”

  陆先生的同事吴女士说,6月6日陆先生发快递时,她也在办公室,“当时他把手机给了快递员。”吴女士说并没有看到快递员装箱。

  16日下午4时许,陆先生和记者一起拨打了买家李同学的电话。“我拆箱时就是模型,快递是我收的,但我在学校不能用手机。当时在学校,老师知道我买了手机,不敢玩也不能玩,没拆箱我就让同学带回他家了。过了几天又让同学带到学校才拆开箱。”李同学说,收货后一直没有回复是因为没有手机,不知道陆先生发了微信。

  随后,李同学给陆先生发来微信说:“我以为你给我发的是模型,你竟然也不知道。这件事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现在也在上学而且马上高三,挺重要,希望别打扰到我的生活和学习。我也非常抱歉,要是手机的话我不会申请退款的。”

  经过沟通,李同学提供了开箱视频。陆先生说,视频中手机盒子、发票等都是他的,但原本他的手机壳放在一个小纸盒里,下面才是手机,而视频中,手机模型上贴着原装贴膜,插进了小纸盒里。

  陕西恒达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赵良善律师认为:如果快递小哥及卖方的同事作为证人,讲的都是真话,都是事实,虽然没有封箱视频,但是依然可认定是在卖方交付给快递公司后产生货物调换的,这一责任应由快递公司承担。即使是快递小哥收货后自行调换的,因快递小哥履行的是职务行为,卖方依然可向快递公司主张赔偿责任。

  “在实践中,平台追求服务质量毋庸置疑,但是不能一味地为了追求服务质量,而牺牲卖方的利益;在未查清事情真相的情况下,不分青红皂白,只要客户投诉,就要求卖方无条件的退货款。平台的这一做法有失公平,同时,有损卖方的经济利益。”赵良善建议,平台在查清事情真相的基础上,再做出退货款或服务费的决定。 华商报记者 佘欣 实习生 杨璐瑶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